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赔偿费用如何处理

发布人:管理员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7-03-30    

赔偿费用如何处理
作者:钟金和                  点击数:78             更新时间:2012年03月23日
[案情摘要]
原告吴某
被告张某
被告张某于2008年承揽了县境内的一条通村公路,便雇用原告吴某到工地做工,吴某的工作职责为打炮眼,双方对劳动报酬作了约定,同时雇请了专门的爆破员。同年12月,原告在用爆炸材料扩充炮眼过程中被炸伤,随即被送往县医院和地区医院治疗,被告共支付了全部医疗费50007.12元,原告之伤经鉴定为六级伤残。原告于20101月诉至本院,要求被告赔偿1、伤残补助金60000元;2、误工费18000元;3、护理费12000元;4、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8000元,以上合计98000元。原告对本案被告前期垫付的医疗费50007.12元只字未提,被告在庭审中则坚持要按责任比例扣除原告应承担的份额。为此,双方发生分歧。
 
[裁判]
玉屏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原、被告间涉及的是一起雇员受害赔偿案件。被告张某雇请原告吴某在其承包的某通村公路工地上做工,在工地上用爆炸材料扩充炮眼过程中发生安全事故,造成原告吴某受伤住院,经济遭受损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规定,作为雇员的吴某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作为雇主的张某依法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吴某明知自己不具有爆破员资质而从事爆破作业,对损害的发生也有一定过错,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一条“受害人对于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害人的民事责任。”的规定,本案可以适当减轻被告张某的民事赔偿责任。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判令被告赔偿原告伤残补助金、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共计58800元。审判后,原告服从一审判决,被告坚持自己已付的50007.12元医疗费在本案中未作处理,对该判决虽有些意见,但终究没有上诉,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一、法院能否在裁判中对被告主张的已实际支付的费用进行明确。
由于原告治疗期间所产生的医疗费被告已如数承担,原告在起诉时便迈开“医疗费”这一块而向被告索赔伤残补助金、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等费用。尽管法院对被告主张的已实际支付的费用的事实作了认定,但在裁判中并未明确双方当事人按责任份额所应承担的具体数额,以便法院在执行中予以扣除。本应是一件看似简单的案件为何不能在一案中一并处理,是因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书应当写明:(一)案由、诉讼请求、争议的事实和理由;”的约束,即裁判文书的裁判内容受案件原告诉讼请求的严格限制,不能脱离和超出原告的诉讼请求而裁判。本案中原告起诉要求被告赔偿的经济损失仅限于1、伤残补助金;2、误工费;3、护理费;4、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住宿费、鉴定费,共四大项内容,被告主张的已实际支付的费用并不在原告的请求之列,故而作出上述判决。另一种意见是,原、被告对前期治疗所产生的医疗费均无异议,从诉讼便利的原则出发,对被告已经支付的50007.12元,按双方的责任比例计算出原告应承担的份额,在判决给付的总额中予以扣除,这与《民诉法》对有关诉讼请求的规定并不矛盾。减少了另案起诉的诉累和执行和解的不确定性。
二、在执行和解中对被告主张的已实际支付的费用进行明确。
该案在评议时,部分法官在肯定第一种意见的同时,认为在判决中无法裁判,可在判决生效后,在原告方申请执行时,在判决给付的总额中予以扣除被告已经支付的原告应承担的份额来进行弥补该裁判的不足。但这一切都基于执行和解协议的达成,《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对执行和解作了原则性规定;“在执行中, 双方当事人自行和解达成协议的,执行员应当将协议内容记入笔录,由双方当事人签名或者盖章。”由此可以看出,只有双方当事人就执行标的、执行方式、执行时间的履行达成一致,方可形成执行和解。在本案中,只有在征得原告同意和认可的情况下,方能在被告给付的总额中扣除原告所应承担的部分。一旦原告不同意,执行和解无法达成,作为执行部门也无能为力,从而导致在执行中对被告已支付的医疗费无法处理,这对被告而言,也是不公平的。
三、被告可依法对已实际支付的费用提起诉讼,要求原告负担部分医疗费。
由于与前判决系同一案情,仅仅只是在前裁判中对被告在原告受伤治疗期间的支付的费用未作处理,双方当事人对发生的费用和案件的基本事实没有异议,且前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完全可采用前判决的责任比例来明确吴某的所应负担的医疗费。这样处理案件虽然简单,但耗时、耗精力。
本人观点:在本案的处理过程中,我们无权去对原告的诉讼请求发表意见,对本案被告已经支付的前期费用处理,必须突破《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判决书应当写明:(一)案由、诉讼请求、争议的事实和理由;”的理解,本人认为,在明确原告的诉讼请求之内,对本案被告已经支付的前期费用作出处理和说明,并未增加或改变原告的诉请,因此,在本案中对前期治疗所产生的医疗费,按双方的责任比例计算出原告应承担的份额,在判决给付的总额中予以扣除,这与《民诉法》对有关诉讼请求的规定并不矛盾,减少了另案起诉的诉累和执行和解的不确定性。


【上一篇】  行为人采用冲闯、强行进入、占据国家机关或者堵塞国家机关通道的方法扰乱社会秩序的,应当以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论处